>

永利贵宾会5956-永利皇宫网址【永利5956备用】

热门关键词: 永利贵宾会5956,永利皇宫网址,永利5956备用

律师解读:王思聪如何一步步被熊猫直播拖入“老赖”深渊?

3月6日,熊猫直播被传出了倒闭的传闻,据说距离关服务器的时间仅剩可怜的2周时间。这倒是很容易让CEO来信君想起曾经命运多舛的A站,也曾因为服务器问题多次关闭。

1月22日,受熊猫直播牵连,“着名富二代”王思聪名下房产、汽车、存款等财产被查封。

图片 1

不知道这一次熊猫直播是否能够逢凶化吉。

此前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1亿元。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显示,法院已在11月19日向王思聪下达了限制消费令。这也是王思聪第二次因为已经破产的熊猫直播被限制高消费。

熊猫直播关停,埋了多少雷?12月26日,王思聪给出了一个“答案”:20亿!

图片 2

据红星新闻从北京市二中院召开的执行主题新闻通报会上获悉,该案立案执行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王思聪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并对其名下财产进行调查。

当天,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发声表态,称经过近2月几十轮商谈,普思资本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将得到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这距离王思聪持有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财务危机浮出水面刚好70天。

王思聪

“截止到目前,因王思聪未按执行通知书要求履行还款义务,故我院已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 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办负责人表示。

不过,转折来的太快。不到一天,便有两名熊猫互娱投资人否认受邀协商,更没拿到赔偿方案。其中,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对南都记者表示,公司两位股东都没收到协商消息,“目前王思聪还欠公司960万,没有收到还款”。

有人说王思聪救不了熊猫直播。其实作为这家公司名义上的大股东,王思聪确实有“救命”的义务。不过这家公司还有没有救命的必要,也值得思量了。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投资方能够要求被投方的董事长王思聪承担相应责任,并在对方不履行的情况下,请求法院限制对方高消费?

“看官网的声明,其他无可奉告”

调研机构QuestMobile曾经发布过一个《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其中提到“泛娱乐典型细分行业使用时长全网占比”的统计数据,短视频行业占比从2017年12月不到6%提升到了2018年12月的11.4%,而娱乐直播则在这个统计图中,只有0.2%的占比,甚至很难直观的看出1年内的增减变化。

一位业内资深律师告诉《深网》,“该案王思聪本人是被执行人,应该是在相关协议里,王思聪本人是债务人或担保人,造成投资企业依据相关协议起诉他和包括他在内的主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债务。法院判决王思聪本人承担相应的责任。现在到执行环节,他作为被执行人,对方拿着裁判仲裁裁决书直接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措施。”

12月26日,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官网刊登了关于《熊猫互娱股权投资纠纷处理结果》的声明,称在熊猫互娱创业中,普思投资实控人为熊猫互娱投资者提供了连带担保,导致公司债务牵涉到个人。由于要对所有投资者协商赔偿标准并逐一签订协议,所以没有对单个投资者先行赔付。

图片 3

另一位不具名的律师告诉腾讯《深网》,在双方不存在其他债权债务关系的前提下,投资方作为公司股东,董事长作为公司高管,根据《公司法》第152条,股东可以在股东等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公司章程并且损害股东利益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

声明表示,经过近两月,几十轮商谈,普思投资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

短视频冲击了直播行业

本案中被执行人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因为与投资方嘉兴璟字悌为发生合同纠纷,被后者起诉至法院并获得具有财产执行内容的胜诉判决。判决生效后,由于熊猫互娱未能及时履行给付义务,作为该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实际控制人,王思聪被嘉兴璟字悌为依照前述规定向法院申请发布限制高消费令。

然而,这一说法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就遭多次“打脸”。

简而言之就是说直播行业现在在用户时长占比中,看不到增长趋势,甚至更像是一汪死水。不太值得再砸重金投资。而且在游戏直播领域,排名前两位的虎牙和斗鱼已经先后拿到了腾讯的重金投资,排名第三的熊猫直播地位十分之尴尬。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7月1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的第一条:“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限制其高消费”;第四条:“限制高消费一般由申请执行人提出书面申请,经人民法院审查决定;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依职权决定”。

12月26日晚间,熊猫互娱的股东之一——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该公司两位股东并没有参与熊猫互娱所谓的商谈邀请,也从未参加过谈判”,其还提到,该合伙企业于2016年投资熊猫互娱,也签订了相关的股权回购协议。目前,熊猫互娱所欠的960万元,珺明策未收到过一分钱还款,双方也未曾达成协议,“会继续追究下去”。

另外,去年7月份熊猫直播曾经被爆出估值30亿卖身给巨头公司的消息,不过当时界面曾报道熊猫直播的负债已经高达7个亿。显然王思聪纵使有60多亿的身家,纵使他是熊猫直播的CEO,让他拿出7个亿来拯救一家前途未卜、排名行业第三的公司,他也需要掂量掂量。

即可能是王思聪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作为具有财产执行内容的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未能及时履行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并且:申请人向法院提出了要求对其发布限制高消费令的书面申请并经人民法院审查决定;或者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并主动对被执行人发布限制高消费令。

天眼查显示,珺明策成立于2016年3月29日,对外投资仅熊猫互娱一家公司。目前持有其6.19%的股份,认缴金额为960万元,王玥、王钊分别持有珺明策50%的股权。

说完了熊猫直播值不值得救,我们再聊聊,现在熊猫直播里谁才是真正的幕后老大?

而对于北京市二中院执行的限制高消费等具体措施,该律师解释“仲裁裁决是申请当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去执行的,如果执行过程中出现履行不能或者不执行的情况,那么法院就会把被执行机构或者被执行的自然人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王玥与王思聪有其他商业交集。在王思聪的“香蕉娱乐帝国”体系中,王玥分别持有香蕉计划建设有限公司、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40%、7%的股份。

图片 4

2019年对王思聪来说可谓流年不利。旗下熊猫直播、香蕉计划和普思资本等公司先后关停或遭股权冻结,就连他引以为傲的电竞俱乐部IG,也未能延续去年夺冠的好成绩。

除珺明策外,上海景岭投资中心的相关负责人于12月27日亦对媒体称,未收到王思聪方面的任何协商邀请。天眼查信息显示,景岭投资持有熊猫互娱2.22%的股份,认缴金额为344.46万元。

周鸿祎与王思聪同框

企查查数据显示,王思聪目前在21家企业担任法人,对外投资34起,并在28家公司任职高管,控股39家企业。数据同时显示,王思聪名下有多条自身风险和关联风险信息,其担任董事长的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身为最大股东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已被法院强制执行。

对此情况,普思资本方面于27日回应南都记者称:“看官网的声明,其他无可奉告。”

王思聪一直担任着熊猫直播的CEO,而且在明面上,他100%持股的珺娱文化发展中心这家公司,持有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40.07%的股份,是绝对的第一大股东。

图片 5

祸起股权回购,王思聪被股东状告

珺娱文化发展中心在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中,实际缴纳了6212.9371万元。

时间回到十年前的2009年,王思聪从英国名校伦敦大学学院毕业归国,首富爸爸王健林给了他5亿“零花钱”练手,对他说“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你亏掉,我再给,第二次再失败,对不起,算了,你就老老实实回来上班。”

南都此前曾报道,王思聪于2015年成立了熊猫TV。顶着“中国首富之子”的光环,两年间熊猫TV经历6轮融资,A轮融资6.5亿,b轮融资达到10亿,估值达到50亿。

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持股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19.35%,是第二大股东。

为了避免“混得不好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局面,王思聪当年即成立北京普思投资公司,次年,又收购CCM电竞俱乐部,成立iG电竞俱乐部。

资料显示,2017年5月以后熊猫TV再无融资进账,COO张菊元在工作群中表示管理层在过去的两年至少寻找了5个潜在的投资方。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2018年熊猫TV陷入资金危机,欠宽带费、欠主播薪资,2019年3月30日,在运行了1286天后,熊猫TV关闭服务器。

不过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8年11月16日,王思聪的珺娱文化发展中心曾经向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出质部分股权,获得1550.45万元资金。而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曾经就是周鸿祎,2017年8月份才改成了邢文馨,她是360公司董事长助理,就是老周的助理。

2015年8月,王思聪成立经纪公司“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同时签约韩国女团T-ara;同年9月,他在微博上宣布担任即将上线的视频直播平台熊猫直播的CEO,并启动融资计划。

目前,熊猫TV的运营主体熊猫互娱共有19个机构和个人股东,其中,珺娱文化发展中心持股40.07%。珺娱文化为王思聪个人独资公司,即王思聪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

图片 6

王思聪的事业最初做得风生水起:普思资本先后投资了网鱼网咖、大众点评、360、英雄互娱等多家公司,熊猫直播成为直播行业的三巨头之一,他本人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是网友空中的“国民老公”。老爸王健林也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

王思聪在给熊猫TV融资时普遍签了个人回购担保。据界面新闻报道,一款名为“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的产品是单一投向熊猫TV的股权投资产品,王思聪个人签署了担保回购。南都记者发现,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向上穿透股权所代表的是景岭投资。

王思聪质押股权

然而,熊猫直播的黯然离场,成了王思聪事业的转折点。

该产品材料中涉及王思聪的核心条款显示,“本基金确定转股后,PT公司承诺本基金取得不低于A轮投资人获得的所有权利,并由实际控制人王校长承诺本基金有权要求其回购股权”和“年化12%的回购承诺”,回购的条件为:实控人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低于20%,或者自交割之日起五年内未完成IPO,或公司因违反有关法律遭到行政处罚。

再看王思聪质押了多少股份呢?如果按出质股权数额1550.45万元除以公司注册的资本15504.5212万元,是将近10%的股权。

今年3月7日晚,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COO 张菊元发布内部信,确认熊猫直播将关停。其在内部信中称,“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景岭投资已经向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申请仲裁财产保全,案号为沪0113财保64号,涉及金额为2200万元,被申请人为王思聪和珺娱文化。

如果这10%的股权,王思聪从此不再赎回去,那王思聪的珺娱文化发展中心持有的股份将是30.07%,而周鸿祎控制的股份将是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的19.35%加上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10%,总和为29.35%。只比王思聪的持股少了0.72%的股份。

张菊元在内部信中阐述,“从 2017 年 5 月融资后,在长达 22 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 5 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奇怪的是,已经诉诸法庭的投资人却没能参与债务赔偿协商。

其中这里还有个关键人物不得不提,他就是一直在为熊猫直播鞍前马后,出面回应的公司COO张菊元,他见证了熊猫直播从0到1的过程,当然也体验了王思聪推荐后,网站崩溃的糟糕经历。

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站。

不过,另一位诉诸法庭的股东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却已拿到5000万。南都此前报道,12月2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发文称,璟字基金已和王思聪、珺娱文化达成和解,涉案标的为1.51亿元,王思聪等人已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第一笔款项5000万元。

其实在参与创办熊猫直播之前,张菊元是360公司的高管,曾是360游戏产品线的负责人,在360供职至少5年的时间。2015年8月从360离职,拿了王思聪的投资,做起了熊猫直播。

来自熊猫管理层对于熊猫困局的认知是,资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张菊元并未解释清楚,为什么融资方案会一次次失败?

资料显示,璟字基金成立于2017年5月31日,仅有一次对外投资,即熊猫互娱,投资比例为2.31%。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二中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为1.51亿元,申请人为璟字基金。随后北京二中院采取了查封房产,车辆以及限制消费等措施,12月2日,双方达成和解。

2016年一家名为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的公司成为了熊猫直播的股东,持股熊猫直播母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6.19%的股份。而据启信宝的信息,张菊元就是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的法人代表。

熊猫直播原本有一个华丽的起点。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叶露

如此一来,在熊猫直播公司股东里,其实360系的股东持股份额要明显大过了王思聪。

2015年9月7日,在王思聪微博宣布熊猫直播即将上线两天后的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2015年11月,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本文由科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律师解读:王思聪如何一步步被熊猫直播拖入“老赖”深渊?